• 鹏安文化竭诚为你出书牵线搭桥。咨询电话:023—63017598 新渝网为大型门户网站,欢迎各路商家发布广告 全....
  • 首页最新资讯巴渝传真区县频道基层风采焦点报道热点商家形象舞台在线阅读报刊在线新书展示人才招聘景点推荐重庆纪实视频中心都市热报便民工具旅游生活法制在线校园天地企业经营大千世界乡镇频道理论前沿巴渝交通文明风尚妇女生活广告发布
    旅游生活  
    云安古镇沉睡在长江里的“千年盐都”
      发布时间:2017-7-26

           两千多年前,汉高祖刘邦的大将樊哙在云安射猎,追逐一只白兔时,竟发现了一口盐泉,于是刘邦命当地隐士扶嘉掘井汲卤煮盐,从此拉开了云安汲卤煮盐的历史帷幕。今天,这里的一大部分已随着三峡工程蓄水沉入了水中,只有少部分珍贵的建筑被整体地搬进云阳新城保存了下来。虽然云安古镇从地理上消失了,但在所有热爱这片土地的人心中,云安永远存在。

           白兔指路,汉王煮盐论雄

           云安镇,位于重庆东部的“长江上游第一县”云阳县内,距县城37公里。这里曾经有过一座依山傍水、古朴悠深的古镇——云安古镇。想象中,顺着蜿蜒曲折的街巷,徜徉在凹凸不平的石板路上,宛如走进了一幅淡雅的水墨画:古色古香的阁楼、绿树掩映的民居、漆色斑驳的店门、悠闲漫步的老人、追逐嬉笑的孩童……一切都显得那样平和,让人恍如隔世。那古朴苍老而今风骨犹存的陕西牮楼,那两三座高耸的烟囱,那傲然横空的亚洲第一斜张桥和万古奔流吟唱的汤溪水,都在夕阳里昭示着古镇曾有的繁华和辉煌。

    云安古镇

    云安古镇

           这里曾是称雄巴蜀、名闻遐迩的古盐都,涌流着世界最古老的盐泉。云安汲卤煮盐,以“白兔井”的诞生为标志。公元前206年,汉王刘邦为招收巴、蜀人定“三秦”,率樊哙由东乡(今宣汉县)入朐忍县(今云阳)募兵招贤。樊哙在云安射猎,见一白兔,逐而射之,白兔负伤逃入草丛。樊哙拨草寻觅,发现石缝中有一股盐泉缓缓流出。刘邦与隐士嘉相遇洞口,嘉劝刘邦早定三秦大业,高祖知嘉志在扶翼,赐嘉姓扶,令扶嘉掘井汲卤煮盐。扶嘉使民在涌出地表的自然盐泉周围,用土石围筑成井口,向下挖掘,直到卤水涌出,建成了云安第一口卤井——白兔井,从此拉开了云安汲卤煮盐的历史帷幕。

    今天的云安古镇沉睡在长江三峡库区的水里

    今天的云安古镇沉睡在长江三峡库区的水里

          扶嘉去世后,其女依嘱顺卤脉增掘九口盐井,井盐产量逐步扩大。此后,人们陆续开凿数百盐井,最多时达185口。据考古发掘发现,云安盐井不下500口,整个古镇就坐落在废井之上。许多井在使用若干年后,或因卤水改道,或因卤水变淡,或因山洪浸灌而被废弃。只有白兔井历经二千多年而卤水丰溢,直到1987年,盐厂使用万县高峰浓卤后才寿终正寝。白兔井为云安盐场做出了巨大的贡献,白兔井也是中国最古老、使用寿命最长、保存最完好的大口径浅井,在我国的盐业发展史上占有重要地位,具有很高的历史研究价值。

            因盐而兴,云安盐史三千年

    食盐是维持人类生存的基本物质。在古代,食盐既是重要的战略物资,又是税赋的主要来源,历朝历代的统治者都牢牢地抱着这棵摇钱大树,尽享其福。云安盐场从汉高祖亲临的那一天起,就被卷入朝代兴衰更迭的历史漩涡,政兴则盐兴,政亡则盐息。盐业和古镇相辅相存,荣辱与共,古镇的历史,就是一部用盐水和汗水书写的历史。

    云阳新县城的三峡博物馆里,存在着部分云安古镇的老建筑

    云阳新县城的三峡博物馆里,存在着部分云安古镇的老建筑

          早在汉朝,朝廷就在朐忍设巴郡唯一的盐官,从此,县城因盐由万户驿(旧县坪)迁至汤口(今云阳镇),云安制盐就已初具规模,成为当时三峡地区的最大产业。唐朝初期,这里已经形成街市,当时仅有百来户人家,灶户十余家,盐号十余户,规模虽很小,但也是峡江地区之罕见。贞元元年(785),朝廷在此设盐监,云安产盐量在长江沿线跃居首位,人口随之增长,古镇日渐繁荣。


           安史之乱的发生,导致大量人口迁往长江三峡地区,朝廷采取限定海盐销售区域,提高井盐价格的政策,复苏井盐生产。此间,大诗人杜甫寓居云安,目睹汤溪河畔运盐船队穿梭如织的繁忙景象,写下了“寒径市上山烟碧,日满楼前江雾黄。负盐出井此溪女,打鼓划船何郡郎”的优美诗句。盐业的兴旺,由此可见一斑。五代十国至宋朝,古镇云安的盐业持续增长。明初,朝廷继续施行积极的盐政,云安盐产量持续增长,到1488年后的弘治年间,年产盐1249吨,较宋时增长两倍。

    玩耍的孩童玩耍的孩童

           到了清朝顺治初年,湖南零陵人周为霖流落云安定居下来,投资恢复井盐生产,开创了外地人来云投资盐业的先河。顺治十七年后,朝廷进一步放宽政策,鼓励外籍人来云安开井煮盐。“购卤股者,胜于买田,以责息速且厚也”,盐利丰厚,炙手可热。一时间,古镇人声鼎沸,商贾云集,开发热潮一浪高过一浪。来自江西湖北、湖南、陕西等地商户先后落户云安。他们有的凿井置灶,有的购卤煮盐,有的经营柴薪燃煤,有的经营食盐销售……“辘轳喧万井,烟火杂千家”、“无室不成烟,无民不樵薪”,正是当时云安盐厂热闹场面的真实写照。

    守着古镇的人

    守着古镇的人

          抗日战争爆发后,日军曾两次空袭云安,使得云安盐业严重毁损,但随着战局的变动,人口南迁,当年许许多多的“下江人”为躲避战乱涌入古镇,大量人口的聚集,使受到创伤的盐业很快恢复元气,从而带动古镇各行各业的迅猛发展。到1946年,有商号近500家,学校4所,人口达两万多人。沿汤溪河两岸的大街小巷,客栈、饭铺、茶馆、杂货店、剃头铺、肉铺一家紧挨一家,家家生意火红。云安周边靠食盐营生的有十数万人,南来北往,川流不息,人烟腾茂,市场繁荣,恰似一幅鲜活的《清明上河图》。而此时的云阳县城仅万余人。“女娃子,快快长,长大嫁到云安厂”的民谣传遍峡江一带,又一个鼎盛时期降临云安古镇。

    新县城里的茶馆

    新县城里的茶馆

           1949年12月7日,云安和平解放,古镇草木逢春,生机勃发。1953年1月,国营云阳制盐厂成立;1956年底完成了公私合营、私营联合盐厂的改造,国营云阳制盐厂独家生产食盐的局面形成。1954年,盐厂安装第一台火电机组,盐厂开始用水泵汲卤;1959年11月,云阳至江口公路通车,结束了云安盐全靠人力运输的历史;1978年以后,实行真空制盐技术,更新改造设备,引“万盐一井”浓卤,实施技改工程,盐产量大幅度攀升,1992年产量达92312吨。

          时间走到上世纪九十年代中期,古盐泉逐渐枯竭,加之盐业市场不景气,云安盐厂亏损严重,举步维艰。1999年云安盐厂被万州索特集团公司兼并,2003年4月云安盐厂停产。哺育云安人数千年的云安盐场,挤尽最后一滴乳汁,告别了制盐的历史舞台。


            昔日云安,汤溪河畔的明珠

    云安古镇方圆不足两平方公里,不过弹丸之地,而名寺古刹、庙宇神祠星罗棋布,比比皆是。妇幼皆知的“九宫十八庙”,衍生出千年宗教文化景观。这些宫庙寺宇建筑规模、风格大不相同,建筑时间也不尽一致,历朝历代皆有建筑或修缮,但其格局却是按太极图而分布。虽有的毁于战火,有的毁于山洪,有的改作他用,逐渐被世人冷落、淡忘,但许多有趣的故事仍在民间传说。当时号称“十方丛林”的滴翠寺,下临汤溪,背枕绝壁。无数文人骚客在此吟诗作赋,盛赞其景:“琳宇萧森满地霜,丹青磊落四山藏。泉穿石出珠千串,竹让楼高翠万行。野鸟群随僧饭饱,池鱼引动客衣凉。黄昏笑拂旃檀去,几杵疏钟送夕阳。”

    新县城恢复的云安老建筑

    新县城恢复的云安老建筑

          云安是典型的移民城镇,五湖四海、天南海北的人们汇集此地,不同地域文化的相互交融,在古镇留下深深的烙印。来自同一地域的乡亲,房舍相依,毗邻而居,他们用自己的祖籍地名为街巷命名,寄托乡思。如湖北黄州人聚居的黄州街、江西人聚居的江西街,陕西街……为寻求保护,他们以乡情为纽带建立会馆,联合对外,依靠团体的力量守护着各自的利益,形成了古镇特有的社会关系。帝主宫是黄州人会馆,炎帝宫是湖南人的会馆,万寿宫是江西人会馆,牮楼是陕西人会馆……鼎盛时期,有二十多个省在此建会馆、修街巷、筑庙宇,古镇的每一条街都有不凡的来历,每一座会馆都是一段云安的历史。

    慈悲寺慈悲寺

           与会馆交相辉映的是雕梁画栋、极尽奢华的豪宅大院,如陈家大院、林家大院、汪家大院、施家大院、郭家大院、张家大院,再加上“九宫十八庙”,在古镇形成了建筑艺术的“大观园”。特别是陕西牮楼,匠心独具。其形为四边形五层碉堡式建筑,外用条石青砖垒砌,内用木料为楼形成回廊,登牮楼如登天梯。站在牮楼上俯瞰,古镇如画,群山似涛。陕西人在此聚会议事,祭祖祈神,防盗抗匪。清道光年间,铸铜钟一口,兼作报时。从此,牮楼古钟成为古镇的灵魂和指挥中心,盐场的工时调度、居民的生活起居,全托付于钟声。闻声而起,听声而息,敲钟下班,盖章拿钱的日子百年有余。如今,陕西牮楼已经完整地迁到了云阳新县城的三峡博物公园里,但敲醒了云安人的钟声似乎依然在云阳的上空回荡。

    老建筑老建筑

          云安人崇尚知识,重视教育,众多的书院、学堂就是这种人文精神的集中表现。咸丰初,大使陈廷安将旧盐大使署改建为书院,因五条小溪流入汤溪,故名“五溪书院”,即今云安第二小学前身。清末民初,名士郭文珍留学日本回乡,在云安创办“维新学堂”。1943年,唐星甫、汪国宾等人改文昌宫为私立中学,得到国民党元老、国民参政会参议员褚辅成先生鼎力声援,遂以“辅成”为校名纪念之,意在“辅仁成德,教育兴邦”。解放后,辅成中学更名为云安中学。如今的云安中学也迁进了新县城,并成为了新城中最美丽的学校。


           文脉灿烂,风流人物各领风骚

           三千年来,多少风流人物走进云安,创造云安,在云安历史的画卷上留下了绚丽的一页。三千年来,又有多少风流人物走出云安,美言云安,把云安推向了九州大地。秦末汉初的扶嘉,凿井煮盐,为云安制盐的始祖。唐代伟大的诗人杜甫曾在此寓居,并留下了大量优美的诗篇。北宋著名哲学家邵雍曾在此设坛讲《周易》。中国第一幅春联也出自云安人之手,他就是五代后蜀国翰林学士、工部侍郎辛寅逊,“新年纳余庆,佳节号长春”。从此对联铺盖皇宫、寺庙以及城乡门第,以至无联不成户,为华夏文化锦上添花。一代酿酒名师胡海足,首酿胡记“黍子酒”,誉满巴蜀,欲醉长江。

    文昌宫

    文昌宫

            抗日战争中,云安民众同仇敌忾,有钱出钱,有力出力,积极投身抗日救亡运动。民国31年,万县川康期成会主任褚辅成来云安主持发行“战时公债”,汪鑫发(商号名)等68家灶商一次认购银洋200万元,引起全省盐场轰动。在白色恐怖中,魏秉权、刘云程、唐廷璐、谭悌生、王崇德等一批共产党员,组织盐场工人、学生、群众,与国民党反动派进行艰苦卓绝的斗争,革命烈士荀明善、赖德国、师韵文从事抗日救亡,领导盐场工人运动,身陷重庆渣滓洞监狱,仍宁死不屈。他们为云阳的解放写下了壮丽的一页!正是这一代又一代的仁人志士,延承着云安的人脉和文脉;也正是他们,辉映着古镇的历史和悲壮!

           古镇涅盘, 云安易地新生

           如今的云安古镇,已经被长江整个盖住了。那古老的盐井、成片的吊脚楼、幽深的青石板巷子、神秘的“九宫十八庙”,都已经从这片土地上消失,沉睡水底。站在已如废城一般的云安古镇遗址,心中不免有些悲凉,这座曾经无比繁华、无比热闹的古镇,随着三峡库区水位的升高彻底消失。但是历史怎会消失?那一代又一代云安人创造的精神财富又怎会消失?

    青石板路青石板路

           云安是三峡工程移民搬迁大镇,于1999年开始将居民迁建到云阳县新县城,作为全是非农业人口的深山古镇,如今已进入了一个崭新的时代。

           昔日的辅成中学早已更名,成为县城最漂亮的学校;维新学堂、陕西牮楼,还有滴翠中学院子里那棵被誉为“三峡树神”的古黄桷,都已经完整地迁入了新城的三峡博物公园,成为云阳新城中重要的景点。

          清香四溢的云安羊杂,众口一吃的董氏包面,已成为新县城名特小吃中的上品。清明祭祖的独特纸扎,也一年一度地以一道靓丽的风景装点着新城。云安的民俗、民风、民间艺术也随着云安人的搬迁驻入新城的文化中,继续展现着它们独特的魅力。更有那云安人滔滔不绝的故事四处传颂,似乎任何一件都不能被长江之水淹没。如此这般,你能说云安消失了吗?

           古镇涅槃,易地新生,云安人承负着祖先的夙愿,从汤溪河畔来到长江岸边。她的盐脉未断,新的希望正在孕育;她的文脉未息,新的生机一片盎然;她的精神,永远在云安人的血液里流传……

           (选自《重庆旅游》 文+本刊记者孙平  图+蔡永红)





     
    形象舞台 更多>>
    法制在线 更多>>
    友情链接  
    华龙网    三峡传媒网    江津网    永川网    渝中新闻网    沙坪坝新闻网    江北网    南岸网    巴南网    九龙坡网    北碚新闻网    今日合川网    黔江新闻网    涪陵网    大渡口网    铜梁网    璧山网    大足网    重庆綦江网    重庆北部新区    万盛网    双桥经济技术开发区    荣昌新闻网    潼南网    垫江新闻网    武隆网    忠县忠州新闻网    中国彭水网    梁平网    云阳网    中国奉节网    开县之窗    巫山新闻网    丰都新闻网    城口县人民政府网    华龙网石柱频道    重庆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网    重庆市人民政府网    中国政府网    

    地址:重庆市江北区金源路15号1—7 邮政编码:400020 咨询电话:023-63017598 手机:15213556188 重庆鹏安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特别声明:本网站部分稿件选至其他网站,如有侵权,请与本站联系,我们将及时删除或予以补救! 

    建议用1440*900分辨率 ICP备案号:渝ICP备14005817号 后台登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