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鹏安文化竭诚为你出书牵线搭桥。咨询电话:023—63017598 新渝网为大型门户网站,欢迎各路商家发布广告 全....
  • 首页最新资讯巴渝传真区县频道基层风采焦点报道热点商家形象舞台在线阅读征文选登新书展示人才招聘景点推荐重庆纪实视频中心都市热报便民工具旅游生活法制在线校园天地企业经营大千世界乡镇频道理论前沿巴渝交通文明风尚妇女生活广告发布
    基层风采  
    倒流水之梦
      发布时间:2017-4-19

    倒流水之梦

    谭长军

     

    水往低处流,人往高处走。这是自然法则。违背这一法则,不是谎言便是传奇。         ——题记

     

    倒流水,是重庆市石柱县一个村的名字。

    一听“倒流水”三个字,就一定会想到水往高处流的寓意。

    驱车出城,北行数里爬山,林荫中山路蜿蜒,鸟语声声。一路上,同行的冉从贤讲起有关倒流水的故事。

    方斗山脉由南向北,在长江南岸顺势拉开,海拔1300多米的至高山峰形似斗状,因此得名“方斗山”;倒流水村就座落在方斗山西面1200米的山腰。山窝中,四五十户土著人家依山取势,相依而居。村头村尾百步之遥,每遇暴雨,山洪四起,水漫山寨,出现洪水看似从村尾流向村头高处的奇观,凭添几分神秘,由此得名“倒流水”。

    很久以前,倒流水是渝鄂通途的一个驿站,山路上盐夫货客,南来北往,川流不息。市场催生了繁荣,烟馆赌馆、茶榭酒肆、栈房春楼、山货铺子、豆腐作坊,各种服务应运而生,山寨夜夜客满,很是热闹,倒流水由此逐渐形成山中街市,人称“流水场”。

    随着流水场的兴旺,为加强对方斗山麓的管制,1937年,石柱县以方斗山东面的凤凰沟为名设立“凤凰乡”,但乡公所却设驻流水场;新中国成立后,1953年,凤凰乡一分为二设“凤凰乡”和“倒流水乡”,山东山西,各制其地。但倒流水必竟山大林茂,蛮荒之地,环境恶劣,山高皇帝远,管制鞭长莫及,1956年,倒流水乡撤并凤凰乡,流水场又回到它自然村的本来面目;1984年,共和国政府批准石柱成立土家族自治县。2001年,凤凰乡撤并大歇镇,倒流水成为大歇镇辖村……

    这时,一直不言不语的驾驶员接过话茬:“别看我们倒流水是穷乡僻壤,这里其实是一块得天独厚的宝地。随着新农村建设和旅游开发,要不了多久,倒流水一定会让世人刮目相看。”话音刚落,他将车缓缓停下,邀我们下车看看。

    原来,不知不觉已翻越方斗山。时值隆冬,置身倒流水后山口,虽是晴天,依然林涛阵阵、朔风潇潇,让人有些站立不稳。见此人说话掷地有声,我向从贤示意,问他何人?从贤“哎呀”一声说,刚才车上忘了介绍,他就是倒流水村支部书记冉隆才,是个不爱言谈的人。他在外打工多年,回来决意在家乡创业,修通村里几段公路,连接几十公里,推平几座山头搞经果林开发,让村里两三百村民打工挣钱不出村的就是他。

    原来如此。

    打量冉隆才,七尺身躯膀宽腰圆,满头乌发随风摆弄,油黑油黒的宽皮大脸似陈年的铜盘,任凭呼啸的寒风洗涮,不眨一眼,伫立风口,犹如一根石桩。只见他扬手在空中从左到右划个半圆,指着高岩下的村庄说,这一片就是倒流水村,那就是流水场,全村幅员27平方公里,有5个村民小组1500多人,植被覆盖90%以上。山口处,由他所指,打望四野,一片蛮荒,山风怒吼,天寒地冻,山凹中的流水场,要不是有三两幢现代砖楼,就似一个大鸟巢。此时我想:倒流水人的祖先一定是远古战场的一支残部或是打家劫舍的草寇,落荒到此,繁衍了这些后代,不然,人们怎么会选择这样的环境定居生存呢?而且生命又如此的桀骜顽强?

    出流水场,随支书冉隆才往山野深处。密不透风的丛林中,小车由着新修不久的公路转弯抹角,顛颠簸簸弯来拐去,杂乱的鸟语有如天音,密林深处不时传来破碎的人语与伐木的声响。路上,打问冉支书:倒流水老百姓对本届村委寄予厚望,你拿什么兑现承诺?这山野里到底藏着什么稀世珍宝?这一问,冉隆才终于打开了话闸,将心中的想法合盘托出,由此让人对他及生他养他的这片土地有了全面真实的认识。

    49岁的冉隆才于1966年出生在本村龙家坪。10岁那年,因抗美援朝久居山洞而落下疾病的父亲,忍心的留下他和哥哥及两个更小的妹妹,撒手人寰,一家五口,只靠体弱多病的母亲撑着,艰难度日。13岁这年,为了减轻母亲的压力,刚读初一的冉隆才被迫辍学,开始用柔嫩的肩膀承担生活的重担。然而,落后闭塞的山区,无论怎样勤爬苦做也难以维持生计。缺衣少食的年月,使少年懂事的冉隆才彻夜不眠,他面对不死不活的山野痛苦的呐喊:老天爷,怎样才能过上好日子?!

    穷则思变。为了改变家境,辍学第三年春天,15岁的冉隆才大胆的走出山门,汇入打工的洪流。从此,春去冬归,燕子含泥,到武汉,去贵阳,奔新疆,闯广州,蹬厂子、入店铺、下工地、进农场,修自行车、扛水泥包、摘棉花、守工棚……6年打工磨难,6年风雨飘摇……虽挣钱不多,但能吃饱饭,冉隆才在磨难中一天天长得虎背熊腰。

    然而,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谈起打工的日子,冉隆才满脸辛酸:1991年初冬,他在武汉一家建筑工地,老板赏识他吃苦耐劳,让他带领一伙工友,专门承揽预制板装卸活路,干多得多。这天午夜,工棚里,劳累一天的冉隆才和工友们睡得正香,突然,工地负责人推开门,告知运输车到了,叫他立即组织人卸预制板,货车要开走,不然,囤车费就在他的工钱中扣除。冉隆才翻身起床,但疲惫的工友们没人愿意深夜加班。无奈之下,他叫上两个工友说,你们起来干,你们两个抬一头,我抬一头,我还让节杠子,工钱大家平分。夜幕中,三人挥汗如雨,眼看一车预制板就要卸完,不料,就在抬着最后一块下车时,绳子断了,跳板滑落,沉沉的水泥板活生生压到冉隆才的右脚,血流如注……冉隆才被送进了医院……

    冉隆才骨折伤势很重,医疗费虽由老板负责,但不能劳动,不能挣钱,不幸的打击使他痛不欲生。他躺在病床上,整日望着雪白的天花板发呆:6年打工,6年奔波,6年见识,改革开放的世界,虽有很多精彩,却有更多无奈,要靠打工发家致富,谈何容易……深深的沉思中,他想起家乡倒流水,想到美丽富饶的倒流水山野中深藏不露的家珍。

    冉隆才思念家乡。

    住院两月,伤势好转,冉隆才能下地游动了。至今他还清楚记得:那天上午,一直未露面的老板突然走进病房,左手横抱胸前,右手捋着八字胡说,你出院了,已办了手续;给你一些补偿,你回家吧,工地不需要人了。话音刚落,随行的小姐打开皮夹,拿出五千元放到病床上。接着,二人头也不回地走出了病房。伤筋断骨一百天。冉隆才知道自己一时不能干重活,强压怒火,二话没说,出了医院。

    就在次日,一个寒冬刺骨的清晨,铁骨铮铮的冉隆才忍着伤痛,登上了回乡的大巴……

    回到家乡倒流水,冉隆才只好窝在家中继续养伤。在母亲和家人的细心照料下,整整一年,伤势全愈。他发誓不再外出打工,要在家乡寻找一条生活的出路。

    这天赶集,冉隆才出了家门,向倒流水场走去。寒冬腊月,新年将至,冬眠的方斗山白雪茫茫,尽管山下腊月烟火飘香,迎春的暴竹声终日隆隆不绝,也惊不醒沉睡的大山。一路上,只见冷落的村庄人烟消失,荒芜的土地不时露出孤坟野冢,几只饥饿的乌鸦从一个山头飞向另一山头,落下有气无力的叫声!

    山路上,一位六十开外的老人身背沉沉的背包,迎面走来,对视片刻,老人问,你好象是龙家坪冉家的娃崽?你回来过年啦?原来,同村长者,冉隆才因多年在外已叫不出名号。对话中老人告知,儿子在石柱城里买房安家了,要他进城过年,因忙业务,儿子不空回家接他,只好自己前往,今天去山那边拦过路便车进城。“哎!倒流水要是有条公路通车就好啰!”临别,老人一声沉沉的叹息!

    擦身而过,老人的叹息撞击着冉隆才的心:“倒流水要是有条公路就好啰!”这是祖祖辈辈的希望,是改变倒流水命运的症结。年关来临,四面八方打工者回奔家乡,而倒流水外出者大都有去无回。老人所去欲拦便车的那条路,是石柱通往长江口岸——丰都县高家镇的交通要道,修于1958年,全县最早的一条公路,在山那边与流水村擦肩而过。早年,涪陵新光纸厂为获得倒流水竹海的优质原材料,从石高路山顶缺口处修了一条通往倒流水场的机耕道支路;改革开放后,石高路改道捷径,这条泥碎路不再重要,管养失善,破烂不堪,但尽管飞沙走石、泥泞载途,仍然是倒流水人出山进山的唯一通道……要想富,修公路。修缮机耕道,连接石高路,打通倒流水的交通动脉。一个美丽的梦想在冉隆才心中萌生……

    然而,修公路,作为落后的山区,巨额投资,钱从何来?一个贫穷的山里娃,一无权,二无钱,你不是异想天开、痴人说梦么?沉思中,冉隆才不知不觉走进流水场。冷落的小街,游移着稀疏的人影,大都是老弱病嬬。冉隆才心凉半截,无心赶集,发疯般跑回家……

    转眼又是一年。

    春节一过,南下打工潮涌动城乡,冉隆才却怀揣梦想,坚定信念,四处寻求找钱的门路。他要为实现梦想积攒资金。

    人不出门生不贵,火不烧山地不肥。六年多打工生活,颠沛流离,虽挣钱不多,却历练了山里娃的胆识与目光。几经思索,在妻子支持下,冉隆才合数拿出几年打工积攒仅有的两万多元,投资开起面粉厂。一切依靠肩挑背磨,走村串户,服务山乡,一年下来,除了本钱,还盈利3万多元。两年下来,冉隆才有了十几万元积蓄。自己创业,捞得第一桶金,冉隆才喜出望外!有本钱,就有发展。听说乡放映员想放弃电影放映外出打工,冉隆才二话没说,带着一万元现金找到放映员王中生,当即拜师学艺,随之接过放映设备。从此,他白天协助老婆打理面粉厂,夜晚走村串寨放电影,既为山区百姓送去文化娱乐,又给面粉厂联系生意。

    小本生意滚雪球,越滚越大;勤劳致富谋发展,路越走越宽。生意一天天火红,冉隆才招聘用工数人,当起了小老板,继而发展个体运输业、办起山羊养殖场……几年下来,冉隆才成为倒流水小有名气的致富能人。

    创业兴家,冉隆才没有忘记梦想。机遇总是青睐怀揣梦想的人。

    2001年初春的一个夜晚,奔忙一天的冉隆才刚进家门,不料村支书曾文发和村长跟进屋来:“晓得你不黑不进屋,所以这时才来找你。”尚未落座,村长先开腔。面对深夜来访的村干部,冉隆才有些乱了方寸,一边让座递茶,一边心中打鼓:村官来干啥?再一想,一没偷,二不抢,勤劳致富依靠党,怕啥?片刻,他镇定自若。接下来支书说话:“无事不登三宝殿,晓得你还没吃饭,长话短说:你很能干事,我们来,就是要你担任你们白鹤组组长;这是村民和村支部的意见,还要经过选举,今天来先说好,怕你到时推脱;你也看到倒流水当前的状况,望你支持工作,你不是早就想修公路吗?先从你们组搞起吧……”

    冉隆才如梦初醒。支书和村长言之恳切,这不正是实现梦想的机会吗?

    接下来一切顺理成章。就在山花烂漫的三月,冉隆才始任白鹤村民小组组长。

    突如其来一顶“官帽”,不是天落的馅饼,而是天降的大任。认准目标,义无反顾。上任第二天,冉隆才到全组近百户人家登门拜访。第三天午时,全组村民聚集龙家坪,一场决定倒流水命运的会议在此举行。组长冉隆才面对大家:“乡亲们,大家知道,倒流水没有出路,就是因为不通公路,今天请大家来,就为一件事:寻找出路,山里人,靠山吃山,我提议将组里集体所有的180亩荒山出租,但不收租金,由承包荒山的人出资,修通从大地坪到干溪槽的公路,与石高路至倒流水支路连接起来,不知大家意见如何?”

    话音刚落,村民秦中友率先站了起来:“好,修路造福,我愿参与承包荒山,先交3万元修路资金。”随即另外两位村民相继应声而出,冉隆才修路的提议得到大家一致赞成,很快达成协议……

    就在村民们的热切期盼中,4月中旬,由冉隆才和一名挖机手组成的二人施工队,把挖掘机开进了深山。为节约开支,一切土法上马,路线走向、安全管理、后勤服务,冉隆才凭着感觉,现场决定,指挥施工,隆隆的挖掘机,跟着冉隆才挥刀砍出的路影,一米米向前推进,风雨无阻,日夜不息,顺顺当当……

    然而,就在工程进行一半时,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这天,承包荒山的秦中友来到工地,向冉隆才提出解除合同退回资金,原因是两个合作人认为承包荒山很难收回成本。听说出资人要解除合同,担心拿不到工钱,挖掘机手顿时息火。

    突然变故,犹如当头一棒,冉隆才一下瘫坐地上。工程被迫停工。

    白纸写成黑字,合同岂能说废就废?然而,尽管冉隆才苦口婆心废尽口舌,但承包者此意已绝,义无反顾。本可通过法律解决,但想到都是打工血汗钱,来之不易,人各有志。于是,承包荒山出资修路的合同解除。

    眼睁睁看着工程下马,冉隆才日夜不安,冥思苦想:向村民集资?根本不可能;自己筹资修路,生意积蓄的十几万元已投进山羊养殖场,就连房屋破烂得无法居住,全家靠租借林场小屋栖身,也没舍得修建。难道就这样半途而废、前功尽弃?不!开弓没有回头箭,就是借钱借米、砸锅卖铁,也要修通公路!阵痛中,冉隆才顶着家人的压力,四处求亲访友,筹借资金,所到之处,有闭门羹,有冷言冷语,有好言相劝:“自己生意做得好好的,借钱修公路,你为啥?算了吧!”一个多月下来,借到资金杯水车薪,无计可施之下,心一横,冉隆才毅然卖掉山羊养殖场。

    修路复工,挖掘机再次在山腰响起。

    接下来的日子,冉隆才一头扎进工地,雨中行,泥里滚,夜以继日、废寝忘食、风餐露宿、马不停蹄……就在当年冬天,2.1公里村道公路终于修通。通车这天,没钱举行庆典,没有鞭炮声,第一辆农用货车从石高路摇摇晃晃经倒流水支线开进了白鹤组,村民们欢呼雀跃,奔走相告。

    成功的喜悦全家分享,妻子由反对到支持,家庭生意照样有条不紊发展,宽余资金任由冉隆才修路开支。有了第一条路的经验,一切得心应手。

    2002年冬天,第二条路外槽至聂家山,全长1公里,顺利修通。

    2003年冬天,第三条路聂家山至龙家坪0.9公里通车。

    冉隆才当村民小组长3年,修通3条路,没花村民一分一文,实现白鹤组家家通公路。

    山里人有了自己的公路,告别了肩挑背磨的历史,人们喜出望外,翘起大母子说,冉隆才这个人干实事,钱借给他修路,不落空。冉隆才筹资借钱吃闭门羹的尴尬峰回路转。

    公路沿线有了小卖摊,村民的农副土特产品能卖个好价钱。一条公路,造福一方,人们忘不了修路为民的冉家娃,村委会认准了冉家娃。2003年春天,冉隆才担任了村文书;就在这一年,村里老支书唐兆成和几位老党员几次找到他:“隆才呀,要积极要求进步,向党组织靠拢。” “感谢您们的关心,我想入党,但觉得自己条件还不够格,够了,再向组织申请。”冉隆才谦虚地说。

    冉隆才的梦想膨胀,蓝图在胸:依托村委的组织力量,从石高路到倒流水场的支干线,把公路修通全村各个组每个院子,从创业兴家到修路兴组到实业兴村。一条条公路规划在心中,一条接一条修建实施。

    2004年开春,冉隆才的第四条路拉开序幕:大地坪至青杠组老鸭冲,全长3.5公里,分两期完成。为确保工程进度,两台空压机一台挖机日夜不停作业,冉隆才每天凌晨5点出门,深夜10点回家……6个月,首期工程2.8公里竣工。

    2005年夏天,伴随第二期工程0.7公里竣工,全线贯通,预算总投资120万元,实投仅90万元,其中借款60万元。也就在第四条路通车这天,第五条路龙家坪至青杠组石地坝,全长2.5公里,宣布开工……

    2007年12月的一天,一个难忘的日子:这天,倒流水村委换届选举大会在倒流水场上隆重举行,众星捧月,村文书冉隆才以百分之九十八的票数当选为村主任。选举大会结束,一行人开往龙家坪,庆祝龙家坪至石地坝村道公路竣工通车。庆工会结束,一行人又开往石高路至倒流水支线途中的大地坪,一条“石高路至倒流水场支干线整修捐款仪式”的横幅拉开,高高的土坛上,冉隆才声如洪钟:“乡亲们,我们脚下这条支干路,从石高路山顶缺口通倒流水场,修于上世纪六十年代,随着社会发展,石柱至高镇口岸改道从山脚钻洞而出,石高路失去原有优势,这条支干线早已破烂瘫痪;但它是我们倒流水的命脉呀!这几年,我们修了一条条村组公路,这条支干路却不堪重负,使村组路发挥不了应有的作用,严重制约倒流水的发展;我们必须让它改头换面:扩宽夯实,加固平整,重放异彩;8公里,约需20万元,希望广大村民投资捐助,造福全村人民,万一不够,我再想办法……我自己先投资1万元。”话语在理、掷地有声,做人实在、诚信可靠,冉隆才的发动得到在场村民的拥护,尽管大家都囊中羞涩,依然解囊相助,王洪全5000、刘朝建1000、周洪杰1000、唐僧500、唐小华500、谭小红500、冯世委500、黄江东500……当场集资共1.95万元。

    8公里支路拓宽加固,机械水电、片石碎石、水泥河沙、施工安全、后勤管理,冉隆才紧锣密鼓……

    2008年一开春,石高路至倒流水场支干线大修工程上马。消息传开,大歇镇党委书记马世雄专门赶到倒流水了解情况,深受感动,这样热心群众事业的村主任,难得啊!回到镇上,镇党委专题研究决定,经费再紧也挤出资金1.1万元支持冉隆才……工程总开支18万元,其中15万元是冉隆才借款投入。

    公路越修越长,负债一天天增加,冉隆才越来越感到肩上担子的沉重。正当他为资金压力一筹莫展的时候,传来一个消息:石柱县方斗山国有林场和忠县石子国有林场,公开寻求竹林经营管理承包人。冉隆才眼前一亮:两大林场的白夹竹林有一万多亩,号称渝东第一竹海,若经营管理得好,老竹间伐销售、竹笋采制买卖,收入一定可观,不但修路资金迎刃而解,而且可以解决倒流水村民就地打工挣钱,进而随着交通改善,发展旅游观光和特色产业……冉隆才仿佛看到辆辆汽车开进山来,外出打工的倒流水人纷纷回到家乡……

    机不可失。冉隆才找到两大林场,一拍即合,承包协议很快达成。事后,林场工作人员透风:数十人竞标,但国有林场,不可草率,必须放到实处;冉隆才土生土长,做人实在,又熟悉这片山林、热爱这片山林,几经研究,一致认为他是最佳人选。

    随着万亩竹林经营管理权接手,20名民工请进竹海,除腐整理、防火防盗、病虫防治、老竹间伐,同时展开。赓即,冉隆才远赴新疆、山东等十余省区,二十多天返回倒流水,带回与八家客户长期供销竹子的订单,首批货款随即进账。

    竹海活了,冉隆才活了,倒流水活了!

    紧接着,第七条路通梨子组,第八条路通长冲组,第九条路从流水组丛树堡接通忠县石子乡八斗台村……至2010年底,冉隆才10年共组织实施新修村组公路20条(段),拓宽大修支干线1条,里程40公里,累计投资250余万元,其中冉隆才个人出资近200万元,四通八达的公路网覆盖倒流水全村5个村民小组,基本实现户户通车。

    有志者事竟成。冉隆才用行动谱写人生辉煌壮歌,不声不响中声誉鹊起,倒流水有口皆碑。也就在这一年,44岁的冉隆才光荣的加入了中国共产党。

    作为党员的一村之长,冉隆才深感责任更大,担子更重。

    修路改善交通,是发展的基础,实业兴村才是最终目的。要实现这个目的,必须复耕全村两三千亩摞荒耕地,培育发展特色种植养殖业,开发旅游业,尤其是硬化提升全村公路使其发挥最大作用。一大堆难题横在面前,接下来,冉隆才该怎么走?

    寂静的山野,只听杂乱的鸟歌与林涛絮语。借空打望,公路边摆满伐竹,半干半湿,一梱梱堆积如山。突然,密林深处传来土家啰儿调歌声:

    太阳出来啰儿,

    喜洋洋欧啷啰,

    提把斧头啷啷扯哐扯,

    上山岗欧啷啰!

     

    砍梱竹子啰儿,

    下南洋欧啷啰,

    换回钞票啷啷扯哐扯,

    娶婆娘欧啷啰……

    “几十岁了娶啥婆娘哟?来休息一会,抽支烟。”随着冉隆才的招呼,一个五十开外的民工钻出竹林,他拦腰缠根葛藤,背挂弯刀,走近,双手拍了拍,仿佛一身劳累和尘埃都落到地上,乐呵呵接过烟叼上。给他点火,交谈,得知他叫闫学祥,本村青杠组人,快满六十了。问他在家打工每月能找多少钱?老闫高兴地伸出手指说,少则三千,多则四五千,随即打开了话匣:原来一直外出到广州、新疆、武汉等地打工,2008年回来看到家乡的变化,冉隆才在招人,就再没出去;外面打工毛多肉少,又不稳当,一年下来剩不了几个钱,在家乡挣一个是一个。老闫接着告诉,近几年像他这样返乡打工创业的,全村少说也有好几十人,有的跑运输、开作坊,有的搞特产、办林下养殖场,仅在这竹山给冉支书打工的就有20多人。问他累不累?老闫笑说,这活路比外面好多了,冬天间伐老竹,砍竹打梱,钻进林子还暖和,翻年开春,主要是护林撵野猪,防止野猪拱嘴犁土坏竹笋……“紧到吹啥子?还不来打捆!”林中传来女人的喊声。“来了来了。”老闫对着竹海回应,回头说家属在催,随即灭了烟头,打过招呼,转身进了竹林。

    告别老闫,驱车拐出山谷,爬上山梁,眼前豁然一亮:整座山峦翻耕一新,层层梯地依山取势,随弯就弯,有如一幅天然画卷;满山人多高的落叶果树,成排成行,有如赤膊上阵的勇士,蓄势待发,兆示来年丰收;一块“倒流水优质脆红李示范基地”牌昭立山头路口。就在这山头,我们继续着冉隆才的创业故事。

    2012年,县里投资将石高路至倒流水场路段进行了水泥路硬化。支干线提档升级,无疑是点睛之作,为倒流水发展插上了翅膀,冉隆才信心倍增,抓住机遇,在继续完善村组公路建设的同时,拉开了实业兴村的大手笔:因地制宜、因势利导开发特色农产业,以建优质果园、大棚蔬菜基地为主要方式,逐步复耕全村两千多亩近摞荒土地。计划出台,得到镇党委政府和县扶贫办的充分肯定与支持。

    2013年,冉隆才当选倒流水村支部书记,倒流水,迎来了实业兴村的好时光。

    走马上任第三天,冉隆才与镇政府领导一同去了黔江区,据说黔江有发展农产业成功事例。取经归来,实施方案出台:复耕摞荒土地,培育特色农产业,采取公司+基地+农户的模式,吸引外资业主,借鸡下蛋,村民以土地劳力入股分红;率先垂范成立“倒流水聂家山果树专业合作社”,开发建设“倒流水脆红李示范基地”1000亩,实现年产优质脆红李200万公斤,发展生产、贮藏、加工、销售一条龙产业,安排打工就业民工200人。

    这年7月,果树专业合作社挂牌,社长冉隆才,股东段燕飞,共同投资100万元,村民冉琴、冉青、冉壵鑫……等8户相继入股。

    8月1日清晨,日出东山,曙色初露,垦荒队伍开上聂家山,向荒野进军,数十名民工剖刀理灌木,三台挖掘机井然有序不停作业,沉睡的荒山沸腾了……至当年冬月底,随着首期500亩梯地落成,一万株优质脆红李果苗自四川苍溪运抵基地,入土为生……至2014年底,整个基地一千余亩摞荒地复耕,两万多根李树栽植成林。

    讲到此,冉隆才不无自豪地挥手在空中划了个大圆:“这座聂家山近千亩肥田沃土,原是本村白鹤组的粮仓,外出打工人走村空,耕地荒芜近30年了,现在终于派上用场。”接着他指定果山北面坡:“脆红李一年栽树,二年试果,三年开产,第四第五年亩产可达两千公斤;脆红李皮紫色,果肉黄中带红,质脆香甜,具健胃美肤药理,8月晚熟,果中珍品;这一片近万根树今年已经试果,收了几百公斤,果味美极了!”

    借势遥望四野山峰,有如一个巨大的盆腔,背靠方斗山岳,远眺三峡库区忠县城郭,左边万亩竹山,右边茫茫林海,果山坐落盆中,伫立山头,夕阳西沉远山,山风横空怒吼,基地微风徐徐。此情此景,不尽使人联想起我国传统堪舆丛书《撵龙经》中有关“聚宝盆”的描述。

    意欲告别冉隆才,却见一辆白色面包车风驰而来。转眼至前,打开车门走下一矮胖汉子,年约四十有余。“欧经理驾到,有何贵干?”冉隆才主动迎了上去。“听说有作家采访来了,特请冉支书一行去看看我们的猕猴桃园。”汉子笑呵呵上前与冉隆才握手。

    原来,来人名叫欧世明,本村猕猴桃专业合作社负责人,邀请我们去参观他的猕猴桃园。

    欧老板快人快语,坐上面包车,他就得意的向我们推介自己的家乡倒流水:随着交通的改变,就象倒流水场上的“水倒流”一样,近五六年间,在外打工的有百多人返村就地创业,全村5个组都先后因地制宜办起了自己的特色产业。他随即逐一数来:

    在冉支书在创办脆红李基地的引领带动下,全村有5家办起了林下养殖场,鸡场牛场羊场,半圈半敞,本土畜种,原生态养殖,场场生意看好,消往全国各地。

    流水场上老板王薇,投资千万元办起“倒流水豆腐干食品公司”,生产有两百多年历史的民族特色食品“倒流水豆腐干”,2012年荣获中国地理标志商标,取得国家食品QS认证,正在申报重庆市非物质文化遗产。还有五六家开办豆腐干作坊。传统技艺,土家土法。如今的老场倒流水,满街豆干香。

    在砚台湾山谷,退休教师王朝中开办起“倒流水金音砚厂”,限量开采金音石材,年产金音砚99台,台台价值连城。

    全村有80多户复耕摞荒土地共500余亩,开办核桃园,栽植核桃共3万多根。

    一个姜黄中药材基地,复耕摞荒土地种植姜黄200多亩,作为五黄养阴颗粒主要成分的姜黄,有很好的市场前景,农户每亩年收入可达20003000元。

    2014年,倒流水全村四百多家,自来水入户率达百分之九十,农民纯收入实现9300元,是10年的4倍多;占地近15亩的首个山村居民点建设己经启动,一年便可落成,首批50户村民将入住现代新居。

    说话间,面包车驶过山坳,进入一片山洼。

    走下车来,此时的山间,仿佛暮色已至,远处山峰蒙蒙胧胧,举目四望,满眼深色,猕猴桃林与山峦相连,望不到边。近处,欧老板指着桃林介绍:整个基地有猕猴桃树7.5万多株,年亩产可达1500公斤,价值1.5万元,基地年产值可达1500万元。接着,他乐呵呵一笑:“可惜现在不是时候,季节过了,真对不起,欢迎大家来年果熟时节上山来品尝猕猴桃。”

    能说会道的欧老板,一席话让人垂涎欲滴。

    告别猕园,就要取道下山,天空突然飘起雪花,瞬间扬扬洒洒,漫天飞舞,使暗淡的暮色凭添几分亮色。

    出了山谷,拐弯向前,只见一幢不高的小楼独立寒冈,与雪夜浑然一色;走近,房门洞开,射出一束光亮,照透翻飞的雪花。“吃了农家晚饭再走。”车停檐下,冉隆才热情邀请。反正天色已晚,客随主便,恭敬不如从命。

    原来,这便是村支书冉隆才一家的临时住所。贤惠的支书夫人已备好丰盛的晚宴,进屋,暖意融融,满屋生香。落坐,铁炉为席,冉隆才指着沸腾的炉锅告诉:笋子炖腊肉,还有竹菌,就地取材,绝对绿色,山里就这样,别客气。倒流水云海竹笋,粗壮嫩濯,生看似野生天麻,文火配炖陈年腊排,清香缠绵,满口生津,品此山珍,顿觉都市佳肴索然无味。难怪有人说:高手在民间,绝味在深山。

    席间,由野味山珍话题转向倒流水村的未来,冉隆才说,倒流水的更大希望是开发乡村旅游,这里的茂密森林、神秘溶洞、土匪硝洞、文武二庙、云顶方斗寺……犹如尚未启封的人文自然生态包,一旦打开,与接壤的忠县石子乡“八斗台”景点和闻名遐迩的石柱县“千野草场”连成一片,组成方斗山森林公园大景区,那时,世外桃源倒流水就成为世人向往的天堂,特色产业就是倒流水人的财富之源。

    冉隆才的梦,村委班子的梦,倒流水人的梦,倒流水之梦!

     

     
    形象舞台 更多>>
    法制在线 更多>>
    友情链接  
    华龙网    三峡传媒网    江津网    永川网    渝中新闻网    沙坪坝新闻网    江北网    南岸网    巴南网    九龙坡网    北碚新闻网    今日合川网    黔江新闻网    涪陵网    大渡口网    铜梁网    璧山网    大足网    重庆綦江网    重庆北部新区    万盛网    双桥经济技术开发区    荣昌新闻网    潼南网    垫江新闻网    武隆网    忠县忠州新闻网    中国彭水网    梁平网    云阳网    中国奉节网    开县之窗    巫山新闻网    丰都新闻网    城口县人民政府网    华龙网石柱频道    重庆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网    重庆市人民政府网    中国政府网    

    地址:重庆市渝北区花卉园东路半山花园  咨询电话:15213556188 重庆鹏安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特别声明:本网站部分稿件选至其他网站,如有侵权,请与本站联系,我们将及时删除或予以补救! 

    建议用1440*900分辨率 ICP备案号:渝ICP备14005817号 后台登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