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鹏安文化竭诚为你出书牵线搭桥。咨询电话:023—63017598 新渝网为大型门户网站,欢迎各路商家发布广告 全....
  • 首页最新资讯巴渝传真区县频道基层风采焦点报道热点商家形象舞台在线阅读征文选登新书展示人才招聘景点推荐重庆纪实视频中心都市热报便民工具旅游生活法制在线校园天地企业经营大千世界乡镇频道理论前沿巴渝交通文明风尚妇女生活广告发布
    征文选登  
    廖益书:偷 粪
      发布时间:2018-9-4

    偷 粪

     

            文/廖益书

     

    人们往往只听说过偷钱、偷项链、偷长城卡,也偶尔听说过偷情,但你听说过偷粪吗?粪是一种臭气熏天,臭不可闻的东西,为什么还有人去偷呢?

    美丽的茶山竹海,前山为茶山,后山为竹海,一年四季绿浪飘逸,茶香飘万里,白云环绕,人在画中走,车在林中行。茶山梯田是60多年前,省农科院的茶叶试验基地(简称茶试站)。五十年代的簊山坡还是荆棘满山、荒无人烟的野山坡,茶试站的员工在这里用简单的工具,一锄一锄挖出来,开山变地,平整成土,种上茶苗。汗水、泪水湿透了胸襟,大大的血泡成了老茧,老茧成了记忆。经过三代人六十年的艰苦奋斗,形成今日重庆最美茶山梯田。

     

    箕山脚下有一个只有十几户人家的小村庄,他们祖祖辈辈种田、种地、砍柴禾、卖柴禾过日子;祖祖辈辈听着萱花寺、磨盘寺的晨钟暮鼓和传说长大的;祖祖辈辈喝一碗水的泉水传宗接代,繁养生息。这里坡多田少,田无三尺宽,地无三尺平,石头遍山坡,耕作十分困难。上世纪七十年代,张永明(外号人称张秀才)是生产队唯一读过中学的学生,因家庭贫穷失学回乡务农。张秀才语言丰富,能说会道,干农活也是一把好手。张秀才偏偏看上了本生产队的苏幺妹。苏幺妹个子虽然矮小,但长得水灵,长长的辫子,黑黑的大眼睛,家庭又比较富裕,家有三间大瓦房。苏幺妹的父亲说话声音大,外号苏大炮。苏大炮有二个儿子一个女儿,他满脑子封建思想,只让两个儿子念书,女儿不准上学,苏幺妹从小就在家庭喂猪煮饭,上山砍柴,下地干活。张苏两家历来不合,苏家看不起张家穷,张家看不惯苏家说大话。两家鸡犬之声相闻,老死不相往来。

    那个时代,农村“农业学大寨”。东山村严重缺肥料,庄稼长势太差,是全公社最差的生产队,也是全公社最穷的贫困村之一。张秀才给生产队长邓老坎出主意,邓老坎说:“张秀才,你有什么好主意呀?”

    张秀才说:“主意倒有一个,就是有点馊,不好听。目前生产队缺肥,又没化肥指标,公社书记一开会就批评你。我看只有去茶试站借粪,茶试站人多,养的猪多,还养有奶牛,有国家供应的化肥,他们用不完,粪水满沟流,浪费。我们生产队的社员去借一挑粪,给10分工分,不分男女,愿意的都可以去借粪。只有地里庄稼长好了,秋天社员多分谷子和红苕,那才安逸”。邓老坎大腿上一啪说:“好主意!好主意啊!秀才你酸溜溜的,什么借呀?就是去偷粪!”天黑了,什么都看不见,只能听见山风唱歌,蟋蟀叫,张秀才约苏幺妹去偷粪,两人各挑一挑杉木尿桶,趁着月朦胧,他们沿着上山弯弯曲曲的山路,向茶试站方向走去。他俩小心翼翼找到茶地一个粪凼,轻脚轻手用粪瓢装粪,两挑粪装满了刚想走,茶试站有一男人上厕所方便,而张秀才和苏幺妹做贼心虚,吓了一大跳,蹲着不敢动。那男人听见山风响,感觉远处有“动静”,他为了壮胆,大喊“有贼!”这一喊,张秀才和苏幺妹担起粪水就向山下逃,等茶试站的人赶到,两个人早已跑得无影无踪。这两个“偷粪贼”拼命逃到月亮坡,被树一撞,苏幺妹摔了个四脚朝天,粪打倒了,苏幺妹哭起来了。张秀才急忙放下粪桶,走过去将苏幺妹拉起来,趁着月亮微光,跑到他们平时熟悉的松林堰塘,苏幺妹将沾在身上的粪水冲洗干净,张秀才把自己穿的汗衫递给苏幺妹,张秀才说:“幺妹,穿上,我脸向那边,绝不看你。”

    苏幺妹脸发热说:“谢谢!”

    苏幺妹穿好之后,两人一前一后赶到粪桶边,张秀才说:“幺妹,你在这里等我,我去帮你整一挑粪。”还没等苏幺妹反应过来,张秀才已跑得不见人影了。苏幺妹在这山林里,只听见山风吹,蟋蟀叫个不停,苏幺妹想“张秀才家虽然有些穷,但他机灵勤快,点子多,对人忠诚老实,嫁给这种人靠得住。”苏幺妹正在想入非非,突然下面有人说话:“老二,走快点,这个时候正好去偷粪,等会人多就晚了。”苏幺妹一听是她爸爸在说话,赶紧趴在树林里,把自己藏起来。由于天黑,她爸爸也没发现什么就过去了。

    张秀才从上面偷了一挑粪下来,送给苏幺妹。张秀才说:“幺妹,还你一挑粪。”

    苏幺妹说:“谢谢!

    ”他们两人各担一挑粪水向生产队方向下山去了。快到家了,他们分别了。苏幺妹说:“张哥,今晚谢谢你帮忙。”

    张秀才说:“幺妹,不要说谢谢,你的忙我一定会帮到底,我们每晚搞挑粪水,年终结算就有钱了。”

    张秀才回家后,用冷水洗了洗,倒床就睡。他家穷没蚊帐,那该死的长脚蚊嗡嗡叫个不停,让他翻来覆去睡不着,他爬起来用那苦篙捆成的条子点着熏蚊子。张秀才躺在床上,苏幺妹的形象老在他脑海里晃动,张秀才自言自语说:“我今晚上在幺妹面前,应该是表现不错,得到了苏幺妹的好评,苏幺妹多好的姑娘啊!”

    苏幺妹回家之后,点燃桌上的煤油灯,在箱子里找了一件烂花布衣服穿上,把张秀才那件海横衫顺手甩在凳子上,放下蚊帐睡了……。

    第二天早上,苏幺妹的妈妈发现凳子上有件男人穿过的海横衫,三魂吓得没二魂,误认为张秀才跑到屋里来做了什么坏事。急忙告诉苏大炮。苏大炮气得脸发青,一把从床上把苏幺妹拉起来,顺手就是一耳光,打得苏幺妹两眼冒金光。苏大炮边打边骂:“你这个死妹崽,不要脸,这件海横衫是那个男人的?”

    苏幺妹边哭边说:“什么叫不要脸?我又没做坏事,那件衣服是我昨晚偷粪水甩了跟斗,满身是粪,借一个朋友的衣服穿回家,今天洗了还人家。”

    苏大炮说:“你那个朋友是谁呀?

    苏幺妹说:“张秀才,你满意了嘛?”

    苏大炮骂道:“那个穷鬼张秀才呀,赖哈蟆想吃天鹅肉,没门,今后你与他少往来。”

    苏幺妹的妈妈在一旁煽风点火说:“幺妹啊,张秀才家穷,邓老坎家要好些,他家邓二娃长得也不错,你们天生一对啊!”

    苏幺妹从床上翻身爬起来说:“我的事,用不着你们操心,我自己说了算。你们封建,不让我上学,我这辈子都不满。我去生产队交粪去了,多挣工分有钱才是真的。”

     

       张秀才和苏幺妹坚持相约深夜去偷粪,白天在生产队干农活。一个月算下来,他俩的工分居生产队第一。张秀才分到钱后,跑到城里百货公司给苏幺妹买了6尺格子花布和一双塑料底板鞋子,晚上送给苏幺妹,苏幺妹爱在嘴上,甜在心里。那时农村有句顺口溜“庄稼一枝花,全靠肥当家,社员都是向阳花。”可见,粪水对农村来说真的就是宝贝。

    夏天的夜里,屋里很热,外面凉快,那时可没有空调、电风扇,只有篾巴扇和老扑扇。张秀才与苏幺妹趁着月亮微光二人又开始上山出发。每次在上山的路上,张秀才都要讲“水浒”故事给苏幺妹听,俩人之间越来越有好感,但绝对没有那种偷鸡摸狗的行为。月亮在天上,仿佛又在那边山顶上,更像挂在山那边的树枝上。张秀才问苏幺妹:“幺妹,你喜欢水浒传里的张青还是武松?”

    苏幺妹说:“武松是英雄,但我喜欢张青,勤快爱做事。”

    张秀才问:“我属于哪种类型?”

    苏幺妹回答“你属于爱帮忙,又勤快的那种人。”

    张秀才说:“恰如其分,我属于你喜欢的那种人哈。幺妹,今晚我们走得早点,先去萱花寺拜菩萨,再去偷粪,问问菩萨我们两个前世有姻缘没有?”

    苏幺妹说:“什么叫姻缘?姻缘是什么东西?”

    张秀才说“姻缘不是东西,而是两个人相好的一种情缘。”

    苏幺妹问:“两个人好不好与菩萨有关系吗?我还没说要与你好呢。”

    张秀才说:“我们许愿呀!让菩萨保佑我们两个好。萱花寺的菩萨灵得很,我听妈说以前萱花寺庙香火旺得很,很远的人都要爬上山去庙子烧香。”传说几百年前萱花寺庙子很大,三殿大庙子,佛教圣地之一,和尚僧人在庙子后面荒山上垦地种玉米,小菜自己吃,旁边有一棵野茶树,老和尚用萱花碗的泉水泡茶喝,茶香四溢,余口留香回甜。后来茶树修炼成仙,与后山竹王之子竹龙相恋。久而久之这事被老和尚知道后,老和尚施法术将竹龙变成了一条鲢鱼随东山河沟流进了卧龙凼,这就是东山传说的鲢鱼震滩。

    茶山神女思念竹龙,她的眼泪变成了山泉,身子变成一片野茶树,而神女的魂飞到了西山,从此两人天各一方。

    苏幺妹说:“竹龙与神女太惨了,那个老和尚太可恶!”

    张秀才与苏幺妹二人爬山来到萱花寺,张秀才用手电筒射了届堂,跪在菩萨面前叩头许愿,苏幺妹也跟着跪在旁边,作揖磕头,默默许愿。

    他们两个站起来,张秀才问苏幺妹:“幺妹,你许的什么愿?”

    苏幺妹说:“你先说,我后说。”

    张秀才说:“我说了,你不能不高兴哈,我的心愿是请菩萨保佑我娶苏幺妹为妻。”

    苏幺妹说:“啊!我还没同意你,你就单方许愿呀?”

    张秀才说:“幺妹,你说你刚才许的什么愿?”

    苏幺妹说:“请菩萨保佑我找个好人户,保佑我爸妈不反对。”

    张秀才说:“你父母现在嫌我穷,再过二十年我一定会发财,是生产队最富裕的一家,草房变砖墙洋房子。幺妹,我保证一辈子对你好!让你过上好日子,我不吃不穿都要让你过得风光”。

    这时,他俩在菩萨面前紧紧拉手,好久好久……。

    生产队长邓老坎一家人都看好苏幺妹。这天,邓老坎托媒人王媒婆到苏家说媒。王媒婆提了一包礼品来到苏家正堂屋,石头门盒子,八仙桌,二仙凳,苏大娘粗碗倒了一碗白开水递给王媒婆,又马上去给王媒婆煮了两个红糖荷包蛋。王媒婆边吃边说:“苏大炮,恭喜你呀!邓二娃看上你家苏幺妹,今天正式托我来说亲,看你们有没有意见?我好回去回话。如果你们家没有意见,双方订个吉利日子,请两桌客人,吃过订婚酒,就把这门亲事定了”。

    苏大炮说:“王大妈,这门亲事好是好,我们大人肯定没意见,看到邓二娃长大的,知根知底,信得过,但是,现在是新社会,不能包办,我们还得问一问我们姑娘本人,看她是什么态度?明天扯你的回消,要的不?”

    王媒婆笑哈哈地说:“要得,要得。”

    晚上,苏家晚饭时,桌子上放了一大碗泡萝卜,一小碗碎海椒,炒了一钵牛皮菜,一人一斗碗红苕稀饭。

    苏大炮态度很好地对苏幺妹说:“幺妹,与你商量个事,你也老大不小了,今年正好十八岁。今天下午王媒婆来我们家提亲,介绍邓老坎的儿子邓二娃,都是一个生产队的,从小看到长大,知根知底,家境也可以,三间大瓦房,两间草房,过门后你当家,你看如何?”

    苏幺妹说:“爸爸,邓家条件好,有目共睹,邓二娃也可以。但是,我与邓二娃只是兄妹关系,我喜欢的是张秀才。”

    苏大炮说:“幺妹呀,张秀才家穷啊,就三间破草房,还有二个妹妹吃闲饭,一个妈,劳动力差,你今后的日子怎么过啊?”

    苏幺妹说:“爸爸,两个妹妹总是要嫁出去的,最后就剩下张秀才和他妈妈。人穷志不穷,张秀才是有志气有能力的男人,靠得住。邓二娃只是家庭条件好,但的确没张秀才勤快,他反应慢,干什么事都是夺一下,跳一下,更没张秀才有文化,张秀才不是他爸爸死得早,家里穷,继续读书早就是大学生了。邓二娃与我一样,大字不识一个,一字认棒槌,今后能有多大的出息?”

    苏大炮耐心劝说:“女啊,找错郎会害了你一辈子,张秀才家穷啊,他老汉死得早,没有人干活,我这不是担心女儿嘛。”

    苏幺妹坚持说:“爸爸,我知道他家里穷,他爸爸死得早,他妈妈一人将三个儿女拉扯大也不容易。爸爸,你没听说过茅室的石板也有翻身之日吗?人穷志不穷,何况张秀才是一个很勤快有本事的人呢?”

    苏大炮生气说:“死妹崽,你的事你已经决定了,今后再穷别怨我们,你自己种的苦果你自己吞,不要有事找我们诉苦,我们也不会给你一分钱。”

    苏幺妹坚定地说:“爸爸,打死我不后悔,我自己种下的苦果我自己吞,决不会向你要一分钱。谢谢二老养育我十八年,我终身孝敬你们。”

    苏大炮气急败坏地骂道:“死妹崽,你这辈子要脏德,要讨口。”

    苏幺妹也不示弱说:“我讨口也不会向你要水喝,我到远处去讨口!”

    一家人不欢而散,各自回屋休息。

     

    张秀才与苏幺妹结婚了!

    在那城乡差别大的年代,农村户口进城比登天还难,要找个工作更难。在那个缺吃少穿的年代里,样样都要“票(粮票、肉票、油票、布票、豆腐票)”,农民过着缺吃少穿的艰难日子,张家为了娶媳妇,张秀才的妈妈东借西凑,高价买大米,买猪肉,在自己院子门口,自己办了十桌“婚宴”。所谓“二斤席”,两斤肉办桌席,荤少素多,三晕六素(九大婉)。来祝贺的亲朋好友送2-3元礼金,看起来很寒碜,不像样,但很热闹,很有情趣,很有乡情乡味。新娘苏幺妹身穿一件桃红色的确良上衣,兰布裤子,自己做的布底鞋,一对齐腰大黑辫子,虽说有点土气,但显得十分漂亮。由生产队的几个妹儿拥簇着前往张家。苏大炮就苏幺妹这么一个宝贝女儿,尽管他很不满意这门婚事,还是办了“双铺双盖”陪嫁,还有床、洗澡盆等木货。主婚人队长邓老坎端起一碗白酒,大声说:“社员同志们,今天是张秀才和苏幺妹结婚的大喜日子,大家要多喝两杯喜酒,祝张秀才早得贵子。”

    婚后,苏幺妹生了一儿一女,日子过得清贫,但两口子很幸福。张秀才、苏幺妹白天在队里干农活,深夜张秀才独自一人上山偷粪水,争工分……。

     

    改革的春风吹暖了祖国大地,吹红了漫山遍野的红山果,吹红了簊山坡的映山红,大地阳光灿烂,人们喜气洋洋。农村实行包产到户,外出打工,乡镇企业如雨后春笋,遍及祖国大江南北。

    张秀才凭他自己的本事,承包了大队预制厂,正好赶上农民草房换瓦房,瓦房换砖木结构的小洋房,预制板销量大。张秀才一年挣下来就赚好几万元,成了他们生产队的第一个万元户。张秀才将3万元交给老婆苏幺妹时,苏幺妹双手颤抖说:“张哥,这钱真的是我们自己的吗?3万元,天文数字,不得了。我们一天晚上偷一挑粪才1角钱,我们八辈子都挣不了3万元啊。”

    张秀才说:“现在中央政策好,改革开放,激活了人们挣钱的欲望。多几年,我们可以把预制厂买下来,变为自己的,那时挣钱还要多。幺妹,我们现在有钱了,你明天去城里给你爸爸妈妈买点礼品,再送上5000元钱,让二老高兴。”

    苏幺妹说:“送了礼物就行了,还要送5000元钱呀!”

    张秀才说:“是啊!当时如果你爸爸妈妈硬着心肠不成全我们的婚事,我这辈子哪里去找你这个即漂亮又能干,特别会当家的好妻子呀!我们以前没有能力孝敬他们,现在有钱了,应该孝敬他们。百善孝为先,讲孝是我们国家的传统美德。”

    苏幺妹说:“既然张哥你想得这么周到,我明天去办就是了。”

    苏幺妹提了两大包礼物,回去看望他的父母。苏大炮看见女儿提那么多礼品,急忙上前迎接苏幺妹,苏大炮眼睛笑成弯豆角,合不拢眼,忙笑着说:“幺妹,回来就回来嘛,还提这么多东西。”

    苏幺妹从手提包里取出厚厚一搭钱说:“爸爸,这五千元也是孝敬你们的。”

    苏幺妹的妈妈说:“当家的,那时我就觉得张秀才有出息,我姑娘是嫁对了哟。”

    苏大炮说:“当时,是我成全了他俩的婚事,是我有眼力,你一个妇人家,头发长,见识短。”

    苏幺妹的妈妈生气说:“我还没见过你这种抢功的人呢,脸红不?

    苏幺妹说:“爸妈不说了,以前的事就让它过去了,现在国家政策好,你们晚年享福就是。”

    苏大炮将这5000元钱揣进自己腰包,嘴里还哼着“社员都是向阳花”的小调,进屋去了……。

     

    九十年末期,政府为了打造茶山竹海旅游风景区,决定封山育林,退耕还林,对东山生产队整体转户,并采取货币安置,生产队的社员全部搬进城里居住。

    张秀才和苏幺妹在城里新区买了一套200多平米的别墅。优美的小区环境,小区道路四通八达,小区路灯明亮,使这对辛劳大半辈子现在六十多岁的老夫妻过上了城里人一样的幸福生活。张秀才买了一辆奥迪小轿车,儿子女儿大学毕业后,都在市里上班,有房有车。张秀才和苏幺妹坐在露天花园里,沏上两杯“永川秀芽”,张秀才遥望蓝天说:“幺妹,我们居住在这里,多舒服啊!解手都是抽水马桶,蹲位;农村也烧煤气或烧天然气了,现在想去偷粪还找不到地方了。”

    苏幺妹说:“老头子,那个贫穷时代已经过去了,我们赶上了当今好时光。但我俩的媒人应该是偷粪,我俩是偷粪夫妻哈”。

    他们说着说着就哈哈大笑起来,幸福的笑声飘到了美丽的茶山竹海。

     

     

     

     
    形象舞台 更多>>
    法制在线 更多>>
    友情链接  
    华龙网    三峡传媒网    江津网    永川网    渝中新闻网    沙坪坝新闻网    江北网    南岸网    巴南网    九龙坡网    北碚新闻网    今日合川网    黔江新闻网    涪陵网    大渡口网    铜梁网    璧山网    大足网    重庆綦江网    重庆北部新区    万盛网    双桥经济技术开发区    荣昌新闻网    潼南网    垫江新闻网    武隆网    忠县忠州新闻网    中国彭水网    梁平网    云阳网    中国奉节网    开县之窗    巫山新闻网    丰都新闻网    城口县人民政府网    华龙网石柱频道    重庆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网    重庆市人民政府网    中国政府网    

    地址:重庆市渝北区花卉园东路半山花园  咨询电话:15213556188 重庆鹏安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特别声明:本网站部分稿件选至其他网站,如有侵权,请与本站联系,我们将及时删除或予以补救! 

    建议用1440*900分辨率 ICP备案号:渝ICP备14005817号 后台登陆